快捷搜索:

王胖子看孙为民不起镇物反到埋起东西有点奇怪

这‘收尸铜棺’说白了就是在屋梁柱之下埋了一口小棺材。工匠厌胜做手脚主要就是在门和梁上,门为气口,梁为骨架,这两个地方要是出了问题,那这房子就有说法了。孙为民以前起出的那个‘踏财’就是埋在梁下的,只是三十年风水位一转,让那‘踏财’破了寓意变了成邪煞,害了本家之后,就窜出去为祸了。 这小棺材的用法有好坏之分,主要就是看棺材里放的东西,要内放铜钱,那就是‘聚财金棺’,意为求财聚财之意,不过可不是埋在梁下,另有放处。这梁下压棺意为死,要是再内放钉子的话,那就是‘收尸铜棺’了。意义也反了过来,棺为死,钉为伤,这就是非伤即死的意思。这家梁下埋的就是这种‘收尸铜棺’,想是遭人记恨,被工匠下了狠手了。 木匠厌胜的方法很多,其实只要取个寓意就可以了,有时候,工匠们只是随便往柱下,梁上,扔些东西就够家主受的。相传,有一財主,家財万贯,但为人刻薄,盖新房子时对工匠剋扣工资,工匠们敢怒不敢言,便靜悄悄的在房梁上做了手脚。財主一家人搬进新房子后,沒多久財主的兒子便染上賭癖,日夜流连在賭坊,不肯回家,且逢賭必输,从未贏过。 財主一气不起,兒子变本加厉,若大的一份家产被他输得七七八八。家人如何苦劝都沒有用,幸好財主的媳妇是位贤良的女子,平日常做好事,以求夫君能浪子回头。有一晚她睡不着,忽听到隐约传来吆喝之声,似有人在賭钱,于是她起床四处探視,发现声音从房梁上传來。她十分奇怪,便找了一把长梯爬上去观看,声音忽然停止,但发現在房梁正中间放有一个碗,里面有三粒骰子,摆成么二三的摸样。她心中雪亮,遂不动声色地把三粒骰子改成四五六,过后也不对人提起。 奇怪的是財主的儿子自此逢賭必贏,从未输过,結果输去的家产又被他贏了回來。到此媳妇才带了夫君一起爬上房梁,把原委告诉可他,並把碗和骰子一并毀去,从此,財主的儿子不再賭博,洗心革面的重新做人了。由此可见,工匠厌胜之法千奇百怪防不胜防啊。这家就让工匠在梁上放了赌具,扣了只输没赢的寓意。 有的方法其实更简单,如在梁上定钉子,雕个小人什么的,都属害人之法。但下镇物也有讲究,就是不能让第二人知道,要是让人发现了的话,下镇物的人可就要倒霉了。 早些年就出过这样的事,有一人姓周,不知道是得罪了工匠,还是和工匠有世仇。房子盖好住进去以后,这周先生夜夜都做恶梦,不是梦见被人打就是被人杀,还经常能梦到鬼魅相扰。就此还不算完,后来,家中的人不是病亡就暴毙,没出几年就死的干干净净,独留周先生一人。 这周先生听人劝解,就找了一位阴阳先生来看阳宅,但这阴阳手艺一般,看不出镇物下在哪里。就给周先生出了笨主意——拆房。因为,下镇物的时候必须是一个人下,不能有人在旁,所以要是用罗经找不到的话,拆房也算是个办法。 拆房那天,来了不少人看热闹,这一拆还真拆出了东西。周先生发现房梁两头各让定了三口大铁钉,梁底之下起出两口小棺材,上下相叠在一起。这下,看热闹的人可炸锅了,这棺材相叠就是死亡之意,这铁钉悬梁就是伤人之意,不用想,这一定是那起房工匠所为。周先生大怒,就寻去想找那工匠拼命。那工匠住的到也不远就在临村,可周先生一到木匠家,就发现家中哭声不断,进门一看,那木匠竟然吐血而亡,看样子死去时间不长,应该也在今天。这下,木匠到底为什么要害周家,就成了无人能解的迷团了。 木匠的死说白了,就是镇物被起出土,下镇物的人让反噬而亡。也就是说,下镇物害人也要担风险,让人起出来的话,那下的人就要受同样的苦难,这就是报应。那木匠害死周先生一家人,这镇物一出土,他当然要丢命了。 再来说孙为民,这些道理他当然知道,那‘穿心针’虽说让破,但还不算出土,要等来年栓住针才能起出。这‘收尸铜棺’就更麻烦了,难道要拆房?孙为民来这儿的目的是想把下镇物的人引出来,也就是说要让镇物出土。这拆房子怕是不行,但又能怎么办呢? “怎么了?从哪下手啊?”王胖子已经把工兵锹拽了出来,看来是等不急了。 孙为民一看胖子这扮相,都快让他气晕了无奈道“这不是摸金,那棺材里面没冥器,你是摸金校尉这是阳宅,不对路” 王胖子一听,不明白,问道“怎么不一样?阳宅就不能挖了?” 孙为民一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正在二人发愣的时候,只听院子里有人说话了“大仙你抬抬手啊,放过我老头子吧,我求您了”听声音是个老太太在哭丧。 孙为民和王胖子一惊,马上跑出去看,这下都有点发傻。只见院子里跪着一个老太太,正是刚才孙为民他们撞见的那位,看样子没八十岁也有七十多了,满脸皱纹头发花白,颤颤危危的跪在院子中间,让人感到很凄惨,尤其那老太太还是泪水直淌,不停的用衣角擦抹着。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正所谓,长幼有序,天理伦常。孙为民还真怕让折了阳寿,马上迎过去搀扶起老太太,问道“老人家有话好说,可不能这样折腾我们两啊,我们可受不起您这一跪” “那你一定要放过我家老头子啊,这事怨我啊!要报应的话就冲我来吧!呜”老太太拍着胸口伤心到,说着又哭了起来。 见此情景,孙为民和王胖子交换了一下眼色,意思在说,正主可算出来了。孙为民考虑了一下,马上说道“我见见你家老头可以吗?”虽然孙为民已经料到就是那‘阴活’之人,但他还是想见见再说。 那老太太一听孙为民要见她家老头,好象很害怕,脸色都变了,哭丧到“使不得啊,他说了见不得你啊,他已经在家准备后事了,娃娃,你可怜下我老太婆吧,我也没几年活头了,放过我们吧,啊?我求你了”老太太边说,边又要下跪。 孙为民一看马上拦阻,同时心里也奇怪了起来“他为什么不能见我?难道他还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孙为民哪里知道,那老头这会儿怕是想来也来不了。这还要从刚才他们相见说起,这‘阴活’之人躲鬼差拘拿的方法之一就是比恶。也就是说已恶治恶,用凶气来挡灾劫。 就说这老头吧,家中就供这一物,正是凶神——浑沌。 浑沌:也作‘混沌’,是古代的凶神。传说它形状肥圆、象火一样通红,长有四只翅膀、六条腿,虽然没有五官,但是却能够通晓歌舞曲乐。还有一种说法称浑沌是象狗或熊一样的动物,人类无法看见它、也无法听见它,它经常咬自己的尾巴并且傻笑;如果遇到高尚的人,浑沌便会大肆施暴;如果遇到恶人,浑沌便会听从他的指挥。可以说和穷奇有些相象,都是喜欢恶人。但穷奇只会帮助恶人,这浑沌可是听命与恶人的。那老头家里供着浑沌,邪恶煞气当然小不了,这也是他能‘阴活’的其中一个原因。 但他今天算是倒霉了,撞上了孙为民,这‘瘟神’也称‘恶神’,孙为民命格中的凶光之气可大的很。看不出来也就罢了,但偏偏这老头又是‘阴活’之体,靠凶光活命,难能看出孙为民的凶气?这一比之下立见高低,差点把他压在当场不能动了,还好孙为民看出他是‘阴活’之体,心生了惧意,凶光也随之大收,这才让老头挺了过去。勉强回到家中就那老头就能不能走动了,在老伴的搀扶下才爬进了‘阴床’苟延残喘起来,并开始和老伴交代起了后事。 说起这‘阴床’,可有些来历,年头久远,属‘阴活’之人的保命之本。

“事情不会这么巧合,那荒宅一定和这老头有关系,我们也不问了,我起了他的厌胜,破了他的风水阵他自己就出来了”孙为民说到。 “现在就去起?那走”王胖子就这点好,什么也不怕。 于是,二人又从村前另寻一路,又绕回了那荒宅。孙为民取出罗经开始寻厌胜镇物。 孙为民先是看了看那低洞,好象明白了些什么,也未做理会,领着胖子转到了屋后,端着罗经细寻,当走到一处,突见磁针浮而不定,不归中线,这便了是‘罗盘八奇’中的一搪,惧也,就是说,这下面有古器。孙为民蹲下身来,磁针又有了变化。针横水面,不归子午,这就‘罗盘八奇’中的二兑,突也,其下必有金属。 “王哥挖开此处,小心点慢慢来,不急”孙为民边说,边也从包里拽出行军锹来,开始掘土。 二人小心的取开浮土,不一会就挖出一物,乍一看把王胖子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人头,孙为民马上解释“这是羊头”胖子又看,还真是羊头骨,不明白问道“埋着是什么意思?”孙为民把羊头骨往旁边一扔,继续挖了起来,解释道“这只是个‘压物’,也就是说压着‘镇物’的东西,门口那个低洞看到没?和这东西正合了” “你说那狗洞?”王胖子问到。 孙为民一听,忙摇头道“那看似是狗洞,其实是‘未门’,正南偏西正是‘未羊’,那低门取的落在‘义门’大吉之上,意为吉祥吉利。再加上这个羊骨埋的是头骨,意为压镇物一头,这样的话,这家人里属羊之人定能逃过这灾” “哦,你的意思是说这下面的东西才是真正的镇物?这人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放过属羊的呢?奇怪”王胖子越听越糊涂。 “这就不知道了,等他让我们逼出来,一问就知道了。出土了,你看”孙为民放下行军锹,小心的说道。 胖子放眼一看,炕里碎骨凌乱,都是些小骨头,不明白道“这又埋的什么?” 孙为民拿过提包,在里面翻着东西,一听答道“这是‘穿心针’,正所谓:银针走脉,穿心而过。这是镇物里的‘死镇’,就是说夺人性命的镇物” “我是说这骨头是什么动物的” “小黑猪崽,下此镇物都是取落地不足七日的黑猪崽,足脉之上插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活埋在正北之位,这样做是因为,亥猪之名,取亥与害同音之意,五行讲究冲刑害破为忌,这害意为死,这镇物虽是简单,却歹毒的厉害,下此之人自己也要倒霉,而且子孙都难逃,可以说是两败俱伤”孙为民道出此镇物的来历。 王胖子在一旁边听的云里雾里,不过有一点他听明白了,谁家让埋了这东西怕是要死人了。 再看孙为民,这时候已经把一道符折成法结,取细红线一根栓在上面,左右来回绕不停。完了用工兵锹在地上向北挖了一个土壕,和那下镇物的土坑挖通,把法结埋在土壕最北,红线一直伸进坑里线头搭在坑中。 “你这也是要下镇物?怎么不起它出来?”王胖子看孙为民不起镇物反到埋起东西有点奇怪。 “道法也逃不出个理法的,对付镇物这样的鬼东西,占理即可。这‘穿心针’下的时间太长了,不知道窜到哪去了,我这叫‘穿针引线’,红线系法结拉它回来。针怕线,线能穿针,过年再来挖,这线头之上就会有针”孙为民边说,边把土坑和红线什么的一起埋了。 “好了,这算是破了,去前面踢门吧”孙为民拍了拍手上的尘土,领着王胖子又绕回了前门。 二人站在门口有些发呆,孙为民没说进,王胖子哪敢进啊,奇怪的问道“还不能进吗?” “等下”孙为民提醒到。只见孙为民又从包中取出一香,从地上捏了把土走到门前。把土小心的撒到门槛之上,形成了一个小土包,完了把香点燃,轻插在土包之上,刚好立住。 “你来看这香起的烟,只往外行不能进院,这就是气不得进之态”孙为民看这香向胖子讲解到。 王胖子一看,还真是这样,四下无风但香起之烟真的是向外横飞而出,忙道“这怎么破?” “我现在没准备那么多东西,只能看看‘五帝压门’了”孙为民边说,边从身上摸出一把铜钱,足有几十个,看的王胖子直伸舌头问道“你身上古董还真不少,还有吗?”看样子是想分一些来玩。 孙为民一边数着铜钱,一边埋怨道“你自己去收啊,这东西我存了好几年呢”这铜钱就是民间所说的‘五帝钱’(前面介绍过,这就不提了),是辟邪镇宅的好器物。只见孙为民把铜钱分成两叠,九个一叠取最大之意,分别压在门槛左右,又把省下的五帝钱收了起来,对胖子说到“有钥匙没?借我一把” 有,王胖子边说,边从腰上解了钥匙串递给了孙为民。孙为民从中取下最大的一把,脱鞋下来,扔在鞋里,又把鞋重新穿好,对胖子说“你远点,我要踹门了,踹不开的话我们就只好要回去了” 胖子一听,后推几步很有意思的站在那里看着孙为民是怎么踹门。 再看孙为民,往门前一站,念叨道“向阳门第花常春,阳人踏门琐自开,破!”说完,就一脚踢在了门槛之上,可能是用力过大,疼的孙为民一屁股做在了地上,抱着脚猛揉起来。 王胖子真没想到这孙半仙就这样踹门啊?踹断了腿实数活该啊 “你没事吧?”王胖子站在孙为民身后,看这孙为民痛不欲生的样子,皱眉问到。 “没事哎呀就是有点太用力了”孙为民边揉脚,边看着门槛继续道“还好踹开了,这香头朝里倒就是代表门开了,要是往外倒就是没开,我们不能进不去了”孙为民这么一说,王胖子一看还真是,那门槛上的香还真是朝门里倒下了。 其实孙为民完全不用这么麻烦,已他‘瘟神’的命格,不用‘五帝压门’什么的,只要上去踩一脚就可以。忘川河他都踩的了,这一个绝户门算什么,只是他不知道罢了,才凭添了这么多麻烦。 “进去吧,对了还你钥匙”孙为民从鞋里取出钥匙,递还给王胖子。 “算了,我北京还有备用的,这个你留着用吧”王胖子心想“就你孙为民的大汗脚,这钥匙还能用吗?” 孙为民一听,也不生气,把钥匙往兜里一放,起身道“走进去看看,没准还有什么脏东西呢” 二人进了院子一看,还真荒凉,满院子的杂草长了足有一尺多高,门窗都是残缺不全。孙为民对东西偏房没兴趣,直接领着王胖子进了正房,进屋一看,要什么没什么空空荡荡的,土炕还塌了半边。 孙为民一看直接走到屋梁柱前,用罗经又看了起来,只见那磁针:半沉半浮,上不浮面,下不沉底,或一头沉一头浮,这是‘罗盘八奇’中的五沉,没也,说明地下有铜器。 孙为民一看叹气道“这厌胜匠可真歹毒,竟然梁下埋了‘收尸铜棺’,这家人死的可真冤枉” “棺材?”王胖子还是职业明感啊,一听棺材就两眼放光,来了精神,心想“有棺材可挖了!” (老头杜撰,谢绝模仿,盗版必究)

这鲁班尺用法其实简单,尺子上写的很清楚,四红,四黑。要是尺寸落在红上,那就代表这吉,反之则凶。但鲁班尺和曲尺还有搭配之法,《阴阳书》云:一白、二黑、三绿、四碧、五黄、六白、七赤、八白、九紫,皆星之名也。惟有白星最吉。用之法,不论丈尺,但以寸为准,一寸、六寸、八寸乃吉。纵合鲁般尺,更须巧算,参之以白,乃为大吉。俗呼之“压白”。其尺只用十寸一尺。 这说的就是曲尺上的讲究,门的尺寸要是落在一寸,六寸,八寸里,就叫压白,意思就是吉,为好门的意思,但难就难在这两把尺子都要用好才可以,必须把门取的,用鲁班尺量落在红上,完了在拿曲尺量还搭在白上。 比如这门宽二尺一寸,就叫‘義门压一白’。这二尺一寸说的是曲尺长度,看风水只看寸不看尺,这一寸,就正好应了曲尺的一白、二黑、三绿、四碧之说中的一白,所以也叫压一白(一寸为白,二寸为黑,三寸为绿类推)。 完了再拿鲁班尺量,二尺一寸怎么换算成鲁班尺呢?鲁班尺长一尺四寸四分,上分八格,每各又分四个含义。用数学算法就是1.44除8就得出了0.18,这0.18就是鲁班尺上一格的长度。完了在用门的曲尺尺寸除0.18,得出的数就能算出是这门是吉是凶。如:门宽二尺一寸,就是2.1除0.18,得出11.66这个数字,完了按照財、病、離、義、官、劫、害、吉来数,财为初看做零,这一就落在了病上,数11次话,真好就停在了義上,这个门就是義门,11.66后面的这个0.66就能说明这个门在義门四项的第三项之中,義门三项就是鲁班尺的‘贵子’——日后能显贵的子嗣。这样,这个门就求得了一个‘贵子’说,意思为,以后子孙可以出人头地。(財義官吉四门为红,表吉。病離劫害四者为凶) 要是想求财的话,就可以开四尺三寸八分之门,拿曲尺算的话,这三寸为绿,八分为白,就叫三绿压八白,就应了吉门之说。换鲁班尺再来量,4.38除0.18得到是24.333,一数的话落在了‘財门’二项上。 这财门的四项分别是——财德:指在财、德善、功德方面有表现。这样的门,就是事业方面进财,可以说事业钱财两收之门,多为家中有做官之人用。 宝库:比喻可得或储藏珍贵物品。这就聚财之门了,多用在经商人家。 六合:合和美满。六合为天地四方。多用在人口重多之家。 迎福:迎接福。福为幸福、利益。多用在殷实之家求个平安。 这四尺三寸八分之门,就是应了‘宝库’之说,有此门之人家,财源滚滚。 总之门个有不同,用的地方也不一样,清〈工部工程做法则例〉中就开列出一百二十四种按鲁班尺裁定的尺寸,分为添财门三十一个,义顺门三十一个,官禄门三十三个,福德门二十九个。各各衙门城镇宫门,大臣阳宅开多大的门都是有规定的,有的门除了皇家其他人不能乱用的,各有各的等级。包括什么衙门开什么门,都有说法,就不列举了,立门之说讲究太多。 说完尺子的用法,在说孙为民把门量完,已是冷汗满头,对胖子撇嘴道“谁家开了这个门,不死光才怪。怪不得无人敢住” 胖子一听奇怪道“什么门,这么厉害?” “这门高落在了‘害门死绝’上,门宽落在了‘劫门死别上’,不知道是哪个木匠给起的门,这是绝户门!”孙为民的意思,这门的高正落在了鲁班尺的‘害门’一项上,也就是——死绝:死得干干净净。这门宽落在了‘劫门’一项上,也就是——死别:即永别。 “啊,死绝就算了还加个死别!这不是下去都见不上面了?”胖子按照自己的理解感叹到。 “不对啊,这家人再糊涂,这起门的大事怎么会如此不查呢?一定有鬼。”王胖子也不苯想到了问题所在。 “恩,当初起门的时候不是这样,这木匠后来改了门,这‘死别’之上就是‘富贵’,这‘死绝’之下过了两门就是‘财至’。可以说只差分毫,当初门起的时候一定是‘富贵财至门’,后来让人把门槛垫高了三分就抬到了死绝之上。这门宽本就只差分毫,量的时候推下尺子就过去了”孙为民给胖子做着解释。 “哦,这样啊,够狠的,这是有什么仇啊?”胖子听完讲解混上直冒冷汗。 孙为民这时候又在门边量起了一个低洞,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去村里问问吧,看这家还有没有后人在”孙为民量完低洞收起鲁班尺,往村里走去。 王胖子一听,边走边嘀咕“一个门能有这么大影响,害死一家子人?这家看样子不小,人口准少不了” 孙为民摇头道“门户通气之处,和气则致祥,乖气则致戾,乃造化一定之理。故先圣贤制造门尺,立定吉方,慎选月日,以门之关最大故耳。知道吗?意思是说门就像是人的咽喉,是进气的地方,要是让人堵死,喘不上来气,你试试?”孙为民又在教训王胖子,现在他还真是越来越喜欢这王大哥了,为人豪爽够义气,尤其对阴阳五行上的事,越来越喜欢,这可能和他家祖上‘地仙’护佑有关,也就民间常说的‘有缘人’。 “那照你这么说,这家人准死没活,那我们还进去找什么啊?”王胖子的问题还真多,完全属于‘挑理型’。 “去了你就知道了,这木匠在门上留了手脚,好象是专为放过一人,但望这人还在吧”孙为民不知道又看出了什么秘密,做着自己的打算。 “这么麻烦,让你说的好象是个挺大的阴谋一样,有意思”王胖子也来了劲,边走边和孙为民商量“回北京给我家改改门吧,你胖哥我也想走几年‘桃花运’啊” “这门没的改当初鲁大师没惦记到你这事,尺子上没这一门。到是有鳏夫门,要不要来一个?” “得得,老子有钱要什么没有啊,不装大门一样过!不求你”王胖子一听鳏夫门腿就打晃,嘴硬起来。 就这样,两人又折回了小村庄,刚一进村,就看到一位年纪很大的老太太做在自家门晒太阳呢,孙为民马上过去客气道“老奶奶,您知道从西面那荒宅是谁家的吗?” 孙为民这一问,那老太太皱起眉毛不高兴了“死绝了!你是不是也想垫进去啊!”老太太说完,很不高兴回到了自家院子里,把院门一关再也不露头了。 孙为民和王胖子一看,知道撞了门板了,无奈只好继续向村里去。 正好这时候一个老头迎面走来,虽然岁数也不小了,但身子骨还行,肩抗一把铁锹像是刚下地回来。孙为民一看此人也没说话,领着王胖子继续往下走。那老头也是抬眼看了下孙为民,眼中闪过一丝不善。等老头过去以后,孙为民小心的抬眼观望,见他正进了刚才那老太太的家门。 “你怎么不问他?”王胖子看孙为民好象有什么心事,追问起来。 孙为民没答话,拉着王胖子快步向村里走,等看不到刚才那户人家了,他才严肃的说道“你不知道,刚才那老头可了不得,从面相上看,煞气十足中又藏有晦气,而且只见阴风不见阳气。想是这人损了极大的阴德命格已破,但他很会风水之说,家里不知道下了什么挡煞镇物,让他挺到今天。你知道,道行里管这叫什么吗?” “他这叫‘阴活’!也就是说,这人阳寿早到了,是活死人一个!”孙为民小声嘀咕着,脸色越来越难看,像是在担心什么。 “妈啊,这样也行,活死人!”王胖子惊的嘴都合不上了。 就此,孙为民和王胖子‘引出厌胜匠,道压活死人’。 (好多天没喊过票了,大家收藏,推荐一下,老头可是一直在尽力更新,不到一月已经25万字了,大家不要老催我啊)

本文由金沙990.am发布于金沙990.am,转载请注明出处:王胖子看孙为民不起镇物反到埋起东西有点奇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