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现在孙为民就是要量此‘凶门’,王胖子站在孙

“事情不会这么巧合,那荒宅一定和这老头有关系,我们也不问了,我起了他的厌胜,破了他的风水阵他自己就出来了”孙为民说到。 “现在就去起?那走”王胖子就这点好,什么也不怕。 于是,二人又从村前另寻一路,又绕回了那荒宅。孙为民取出罗经开始寻厌胜镇物。 孙为民先是看了看那低洞,好象明白了些什么,也未做理会,领着胖子转到了屋后,端着罗经细寻,当走到一处,突见磁针浮而不定,不归中线,这便了是‘罗盘八奇’中的一搪,惧也,就是说,这下面有古器。孙为民蹲下身来,磁针又有了变化。针横水面,不归子午,这就‘罗盘八奇’中的二兑,突也,其下必有金属。 “王哥挖开此处,小心点慢慢来,不急”孙为民边说,边也从包里拽出行军锹来,开始掘土。 二人小心的取开浮土,不一会就挖出一物,乍一看把王胖子吓了一跳,还以为是人头,孙为民马上解释“这是羊头”胖子又看,还真是羊头骨,不明白问道“埋着是什么意思?”孙为民把羊头骨往旁边一扔,继续挖了起来,解释道“这只是个‘压物’,也就是说压着‘镇物’的东西,门口那个低洞看到没?和这东西正合了” “你说那狗洞?”王胖子问到。 孙为民一听,忙摇头道“那看似是狗洞,其实是‘未门’,正南偏西正是‘未羊’,那低门取的落在‘义门’大吉之上,意为吉祥吉利。再加上这个羊骨埋的是头骨,意为压镇物一头,这样的话,这家人里属羊之人定能逃过这灾” “哦,你的意思是说这下面的东西才是真正的镇物?这人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放过属羊的呢?奇怪”王胖子越听越糊涂。 “这就不知道了,等他让我们逼出来,一问就知道了。出土了,你看”孙为民放下行军锹,小心的说道。 胖子放眼一看,炕里碎骨凌乱,都是些小骨头,不明白道“这又埋的什么?” 孙为民拿过提包,在里面翻着东西,一听答道“这是‘穿心针’,正所谓:银针走脉,穿心而过。这是镇物里的‘死镇’,就是说夺人性命的镇物” “我是说这骨头是什么动物的” “小黑猪崽,下此镇物都是取落地不足七日的黑猪崽,足脉之上插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活埋在正北之位,这样做是因为,亥猪之名,取亥与害同音之意,五行讲究冲刑害破为忌,这害意为死,这镇物虽是简单,却歹毒的厉害,下此之人自己也要倒霉,而且子孙都难逃,可以说是两败俱伤”孙为民道出此镇物的来历。 王胖子在一旁边听的云里雾里,不过有一点他听明白了,谁家让埋了这东西怕是要死人了。 再看孙为民,这时候已经把一道符折成法结,取细红线一根栓在上面,左右来回绕不停。完了用工兵锹在地上向北挖了一个土壕,和那下镇物的土坑挖通,把法结埋在土壕最北,红线一直伸进坑里线头搭在坑中。 “你这也是要下镇物?怎么不起它出来?”王胖子看孙为民不起镇物反到埋起东西有点奇怪。 “道法也逃不出个理法的,对付镇物这样的鬼东西,占理即可。这‘穿心针’下的时间太长了,不知道窜到哪去了,我这叫‘穿针引线’,红线系法结拉它回来。针怕线,线能穿针,过年再来挖,这线头之上就会有针”孙为民边说,边把土坑和红线什么的一起埋了。 “好了,这算是破了,去前面踢门吧”孙为民拍了拍手上的尘土,领着王胖子又绕回了前门。 二人站在门口有些发呆,孙为民没说进,王胖子哪敢进啊,奇怪的问道“还不能进吗?” “等下”孙为民提醒到。只见孙为民又从包中取出一香,从地上捏了把土走到门前。把土小心的撒到门槛之上,形成了一个小土包,完了把香点燃,轻插在土包之上,刚好立住。 “你来看这香起的烟,只往外行不能进院,这就是气不得进之态”孙为民看这香向胖子讲解到。 王胖子一看,还真是这样,四下无风但香起之烟真的是向外横飞而出,忙道“这怎么破?” “我现在没准备那么多东西,只能看看‘五帝压门’了”孙为民边说,边从身上摸出一把铜钱,足有几十个,看的王胖子直伸舌头问道“你身上古董还真不少,还有吗?”看样子是想分一些来玩。 孙为民一边数着铜钱,一边埋怨道“你自己去收啊,这东西我存了好几年呢”这铜钱就是民间所说的‘五帝钱’(前面介绍过,这就不提了),是辟邪镇宅的好器物。只见孙为民把铜钱分成两叠,九个一叠取最大之意,分别压在门槛左右,又把省下的五帝钱收了起来,对胖子说到“有钥匙没?借我一把” 有,王胖子边说,边从腰上解了钥匙串递给了孙为民。孙为民从中取下最大的一把,脱鞋下来,扔在鞋里,又把鞋重新穿好,对胖子说“你远点,我要踹门了,踹不开的话我们就只好要回去了” 胖子一听,后推几步很有意思的站在那里看着孙为民是怎么踹门。 再看孙为民,往门前一站,念叨道“向阳门第花常春,阳人踏门琐自开,破!”说完,就一脚踢在了门槛之上,可能是用力过大,疼的孙为民一屁股做在了地上,抱着脚猛揉起来。 王胖子真没想到这孙半仙就这样踹门啊?踹断了腿实数活该啊 “你没事吧?”王胖子站在孙为民身后,看这孙为民痛不欲生的样子,皱眉问到。 “没事哎呀就是有点太用力了”孙为民边揉脚,边看着门槛继续道“还好踹开了,这香头朝里倒就是代表门开了,要是往外倒就是没开,我们不能进不去了”孙为民这么一说,王胖子一看还真是,那门槛上的香还真是朝门里倒下了。 其实孙为民完全不用这么麻烦,已他‘瘟神’的命格,不用‘五帝压门’什么的,只要上去踩一脚就可以。忘川河他都踩的了,这一个绝户门算什么,只是他不知道罢了,才凭添了这么多麻烦。 “进去吧,对了还你钥匙”孙为民从鞋里取出钥匙,递还给王胖子。 “算了,我北京还有备用的,这个你留着用吧”王胖子心想“就你孙为民的大汗脚,这钥匙还能用吗?” 孙为民一听,也不生气,把钥匙往兜里一放,起身道“走进去看看,没准还有什么脏东西呢” 二人进了院子一看,还真荒凉,满院子的杂草长了足有一尺多高,门窗都是残缺不全。孙为民对东西偏房没兴趣,直接领着王胖子进了正房,进屋一看,要什么没什么空空荡荡的,土炕还塌了半边。 孙为民一看直接走到屋梁柱前,用罗经又看了起来,只见那磁针:半沉半浮,上不浮面,下不沉底,或一头沉一头浮,这是‘罗盘八奇’中的五沉,没也,说明地下有铜器。 孙为民一看叹气道“这厌胜匠可真歹毒,竟然梁下埋了‘收尸铜棺’,这家人死的可真冤枉” “棺材?”王胖子还是职业明感啊,一听棺材就两眼放光,来了精神,心想“有棺材可挖了!” (老头杜撰,谢绝模仿,盗版必究)

这‘收尸铜棺’说白了就是在屋梁柱之下埋了一口小棺材。工匠厌胜做手脚主要就是在门和梁上,门为气口,梁为骨架,这两个地方要是出了问题,那这房子就有说法了。孙为民以前起出的那个‘踏财’就是埋在梁下的,只是三十年风水位一转,让那‘踏财’破了寓意变了成邪煞,害了本家之后,就窜出去为祸了。 这小棺材的用法有好坏之分,主要就是看棺材里放的东西,要内放铜钱,那就是‘聚财金棺’,意为求财聚财之意,不过可不是埋在梁下,另有放处。这梁下压棺意为死,要是再内放钉子的话,那就是‘收尸铜棺’了。意义也反了过来,棺为死,钉为伤,这就是非伤即死的意思。这家梁下埋的就是这种‘收尸铜棺’,想是遭人记恨,被工匠下了狠手了。 木匠厌胜的方法很多,其实只要取个寓意就可以了,有时候,工匠们只是随便往柱下,梁上,扔些东西就够家主受的。相传,有一財主,家財万贯,但为人刻薄,盖新房子时对工匠剋扣工资,工匠们敢怒不敢言,便靜悄悄的在房梁上做了手脚。財主一家人搬进新房子后,沒多久財主的兒子便染上賭癖,日夜流连在賭坊,不肯回家,且逢賭必输,从未贏过。 財主一气不起,兒子变本加厉,若大的一份家产被他输得七七八八。家人如何苦劝都沒有用,幸好財主的媳妇是位贤良的女子,平日常做好事,以求夫君能浪子回头。有一晚她睡不着,忽听到隐约传来吆喝之声,似有人在賭钱,于是她起床四处探視,发现声音从房梁上传來。她十分奇怪,便找了一把长梯爬上去观看,声音忽然停止,但发現在房梁正中间放有一个碗,里面有三粒骰子,摆成么二三的摸样。她心中雪亮,遂不动声色地把三粒骰子改成四五六,过后也不对人提起。 奇怪的是財主的儿子自此逢賭必贏,从未输过,結果输去的家产又被他贏了回來。到此媳妇才带了夫君一起爬上房梁,把原委告诉可他,並把碗和骰子一并毀去,从此,財主的儿子不再賭博,洗心革面的重新做人了。由此可见,工匠厌胜之法千奇百怪防不胜防啊。这家就让工匠在梁上放了赌具,扣了只输没赢的寓意。 有的方法其实更简单,如在梁上定钉子,雕个小人什么的,都属害人之法。但下镇物也有讲究,就是不能让第二人知道,要是让人发现了的话,下镇物的人可就要倒霉了。 早些年就出过这样的事,有一人姓周,不知道是得罪了工匠,还是和工匠有世仇。房子盖好住进去以后,这周先生夜夜都做恶梦,不是梦见被人打就是被人杀,还经常能梦到鬼魅相扰。就此还不算完,后来,家中的人不是病亡就暴毙,没出几年就死的干干净净,独留周先生一人。 这周先生听人劝解,就找了一位阴阳先生来看阳宅,但这阴阳手艺一般,看不出镇物下在哪里。就给周先生出了笨主意——拆房。因为,下镇物的时候必须是一个人下,不能有人在旁,所以要是用罗经找不到的话,拆房也算是个办法。 拆房那天,来了不少人看热闹,这一拆还真拆出了东西。周先生发现房梁两头各让定了三口大铁钉,梁底之下起出两口小棺材,上下相叠在一起。这下,看热闹的人可炸锅了,这棺材相叠就是死亡之意,这铁钉悬梁就是伤人之意,不用想,这一定是那起房工匠所为。周先生大怒,就寻去想找那工匠拼命。那工匠住的到也不远就在临村,可周先生一到木匠家,就发现家中哭声不断,进门一看,那木匠竟然吐血而亡,看样子死去时间不长,应该也在今天。这下,木匠到底为什么要害周家,就成了无人能解的迷团了。 木匠的死说白了,就是镇物被起出土,下镇物的人让反噬而亡。也就是说,下镇物害人也要担风险,让人起出来的话,那下的人就要受同样的苦难,这就是报应。那木匠害死周先生一家人,这镇物一出土,他当然要丢命了。 再来说孙为民,这些道理他当然知道,那‘穿心针’虽说让破,但还不算出土,要等来年栓住针才能起出。这‘收尸铜棺’就更麻烦了,难道要拆房?孙为民来这儿的目的是想把下镇物的人引出来,也就是说要让镇物出土。这拆房子怕是不行,但又能怎么办呢? “怎么了?从哪下手啊?”王胖子已经把工兵锹拽了出来,看来是等不急了。 孙为民一看胖子这扮相,都快让他气晕了无奈道“这不是摸金,那棺材里面没冥器,你是摸金校尉这是阳宅,不对路” 王胖子一听,不明白,问道“怎么不一样?阳宅就不能挖了?” 孙为民一听,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正在二人发愣的时候,只听院子里有人说话了“大仙你抬抬手啊,放过我老头子吧,我求您了”听声音是个老太太在哭丧。 孙为民和王胖子一惊,马上跑出去看,这下都有点发傻。只见院子里跪着一个老太太,正是刚才孙为民他们撞见的那位,看样子没八十岁也有七十多了,满脸皱纹头发花白,颤颤危危的跪在院子中间,让人感到很凄惨,尤其那老太太还是泪水直淌,不停的用衣角擦抹着。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正所谓,长幼有序,天理伦常。孙为民还真怕让折了阳寿,马上迎过去搀扶起老太太,问道“老人家有话好说,可不能这样折腾我们两啊,我们可受不起您这一跪” “那你一定要放过我家老头子啊,这事怨我啊!要报应的话就冲我来吧!呜”老太太拍着胸口伤心到,说着又哭了起来。 见此情景,孙为民和王胖子交换了一下眼色,意思在说,正主可算出来了。孙为民考虑了一下,马上说道“我见见你家老头可以吗?”虽然孙为民已经料到就是那‘阴活’之人,但他还是想见见再说。 那老太太一听孙为民要见她家老头,好象很害怕,脸色都变了,哭丧到“使不得啊,他说了见不得你啊,他已经在家准备后事了,娃娃,你可怜下我老太婆吧,我也没几年活头了,放过我们吧,啊?我求你了”老太太边说,边又要下跪。 孙为民一看马上拦阻,同时心里也奇怪了起来“他为什么不能见我?难道他还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孙为民哪里知道,那老头这会儿怕是想来也来不了。这还要从刚才他们相见说起,这‘阴活’之人躲鬼差拘拿的方法之一就是比恶。也就是说已恶治恶,用凶气来挡灾劫。 就说这老头吧,家中就供这一物,正是凶神——浑沌。 浑沌:也作‘混沌’,是古代的凶神。传说它形状肥圆、象火一样通红,长有四只翅膀、六条腿,虽然没有五官,但是却能够通晓歌舞曲乐。还有一种说法称浑沌是象狗或熊一样的动物,人类无法看见它、也无法听见它,它经常咬自己的尾巴并且傻笑;如果遇到高尚的人,浑沌便会大肆施暴;如果遇到恶人,浑沌便会听从他的指挥。可以说和穷奇有些相象,都是喜欢恶人。但穷奇只会帮助恶人,这浑沌可是听命与恶人的。那老头家里供着浑沌,邪恶煞气当然小不了,这也是他能‘阴活’的其中一个原因。 但他今天算是倒霉了,撞上了孙为民,这‘瘟神’也称‘恶神’,孙为民命格中的凶光之气可大的很。看不出来也就罢了,但偏偏这老头又是‘阴活’之体,靠凶光活命,难能看出孙为民的凶气?这一比之下立见高低,差点把他压在当场不能动了,还好孙为民看出他是‘阴活’之体,心生了惧意,凶光也随之大收,这才让老头挺了过去。勉强回到家中就那老头就能不能走动了,在老伴的搀扶下才爬进了‘阴床’苟延残喘起来,并开始和老伴交代起了后事。 说起这‘阴床’,可有些来历,年头久远,属‘阴活’之人的保命之本。

金沙1005am,再次见到老胡和胖子的时候,孙为民花了好大力气才把事情交代清楚,至于坠龙的事,老胡说“是龙也好,是虫也罢,我只关心你怎么才能拿到龙骨,去云南的路可不近,我们早做准备吧”现在的老胡,已经把所以精力都放在了帮孙为民下龙祖上,至于‘盗斗’当然也不能忘记,他说“我们这就叫工作娱乐两不误”,只是孙为民不知道哪个才是工作,哪个才是娱乐。 接下来的一个半月里,老胡和金大牙一直都安排去云南的事,什么时候去合适,龙山在什么位置,最重要的当然是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古迹’可以‘发掘’一下,也好补充下四人的钱包,艺多不压人,钱多不烧身吗。 老胡他们在潘家园古玩市场里打听消息的时候,孙为民和王胖子也没闲着,现在的王胖子真可以说是‘神汉新星’了,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两件古物,罗经和鲁班尺。这两样东西可是风水先生的必备之物,孙为民其实也早想去搞一套了,但现在街头买的罗经和鲁班尺都不准确,和真正的比起来都有偏差,可以说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不用也罢。 不过王胖子手里的这两件可都真品,有些年头了。 罗经又称天下第一盘,是风水堪舆专用之物,也是地师三宝之一,罗经亦称罗盘,主要有三合盘、三元盘、合盘等几种盘式。三合盘主要以穿山虎、透地龙、分金、二十四山、二十八宿为主,分金定穴就靠此物。 其正中为天池,内有磁针一枚,指向子午。由里向外第一层为先天八卦,第二层为净阴净阳,第三层为九星,第四层为地盘正针二十四山,其中包括八干、四维、十二支神,主要用于定坐向,格龙、立穴;第五层为七十二穿山虎,又名地纪,以定来龙之用,第六层为人盘中针二十四山,主要用于消砂;第七层为二十四天星,用以分三吉六秀,以辨来龙之美恶(由于岁差的关系,用时应当修正);第八层为六十透地龙,又名天纪,主要用于定五子气穴内棺中属何甲子;第九层为天盘缝针二十四山,用以纳水;第十层为顺排六十龙,十一层为一百二十分金,用以与七十二穿山虎来龙之五行相比较,看坐山的分金与它的生克关系,十二层为盈缩透地六十龙,属缝针与七十二穿山虎比较。用坐山与砂水论生克,十三层开禧二十八宿,以缝针为宫界,十四层时宪二十八宿,以中针为宫界,以上为三合盘式。三元盘以先天八卦、洛书、九星、三针二十四山、六十四卦、玄空大卦、周天三百六十度为主,与三合盘有所不同,还有一种合盘,就是把三合盘三元盘综合在一起,此种罗盘可适用与各种流派风水。 罗经解定是一向很复杂的学问,总的来说常用的二十四山八卦罗经。廿四山兼向分金吉凶断坐向二十四山是将八卦的八个方位,再分天人地三元为二十四个方位坐向,每方为四十五度角,每方有三山,每山为十五度角。八方分为四正方和四隅方,四正为东、南、西、北;四隅为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四正以地支子、午、卯、酉为主,加天干为副,四隅以四卦为主,加地支为副。 二十四山,一山又分二兼——壬山兼子,壬山兼亥,子山兼壬,子山兼癸,癸山兼子,癸山兼丑,丑山兼癸,丑山兼艮,艮山兼丑,艮山兼寅,寅山兼艮,寅山兼甲,甲山兼寅,甲山兼卯,卯山兼乙,乙山兼卯,乙山兼辰,辰山兼乙,卯山兼甲,辰山兼巽,巽山兼辰,巽山兼巳,巳山兼辰,巳山兼巽,丙山兼巳,丙山兼午,午山兼丙总之四十八相,皆出八卦,各主吉凶。 罗经和鲁班尺都是风水必备之物,但罗经解定之法过与复杂,到是鲁班尺比较简便一些。得了此二物,孙为民也坐不住了,拉上胖子就出了北京,美其名曰:探世道去! 二人一路无话,向西而去,就进了山西境内。孙为民比较喜欢来山西,是因为这里文化悠久,几百年来又没受过太大的战火之苦,民风保存的还算完整,古宅较多,正好用来测测罗经和鲁班尺。 这一日,二人钻进大山之中,正所谓‘深上出古刹’,寻高好去处到也不难,没出一日就找到了一处村庄,山中平地所筑,百十户多人口,看样子有不少年头了,老宅子不少。 二人打扮成进山收土货的商贩,径直向村中走去,行到村西头的时候,突然远远望见一处老宅,像是无主之地,孤落与村外,孙为民抬眼一看,竟无一丝人气,心里奇怪的很,就拉这王胖子行了过去。 当快到近前的时候,二人发现四下已荒凉,杂草繁生,房前屋顶尽是。这户人家到也说的过去,看样子是正房,东西偏房具有,保存的也不错,没有断墙塌角什么的。 王胖子看了奇怪问道“这么好一处阳宅怎么就荒废了?可惜啊”胖子现在说话也有那么点意思了,越来越像行当里的人了。 “肯定有问题,我们过去看看”孙为民也来了兴趣,领着王胖子朝门前寻去。他刚到门口,突然脚下一滑,向前载倒。王胖子赶紧拉住,玩笑道“怎么打了眼了?摔跟头了吧” “妈的,这是夺命阴风啊,你没道行当然感觉不到!”孙为民起身后,表情凝重的盯着这荒宅的破门。门扉已不在独留门框,孙为民从包中取出了鲁班尺对胖子提醒道“这门是死门,不要进去,我先和它‘较量’一下”。 所谓之‘较量’一语双关,是古时木匠的隐语。意为丈量和算计都可以,现在孙为民就是要量此‘凶门’。 ‘宅以门户为冠带’大门与吉凶福祸的关系,风水术的重点。秦简的《日书》,涉及房屋的布局、门的位置二十二种门图,分别标明吉凶。例如——南门、将军门:贱人弗敢居。辟门:成之即之,盖廿岁必富,大吉,廿岁更。屈门:其主昌富,女子为巫。失行门:大凶。不周门:其主富,八岁更。大门:利为邦门,贱人弗敢居,居之,凶。等等。说的就是门吉凶和人的关系,什么样的门什么人不能进。 “南入门为阳宅”。坐北朝南,是最普遍的居住民俗,不仅“衙门口,朝南开”,民居也以北房为正房。面南开门,背阴向阳,光线好,暑天纳南风徐来,冬季寒风吹后墙,如常言:“向阳门第花常春”,就说此意。 “门在青龙上,令人不吉利。门在玄武上,令人数被贼盗。”四象各代一方,青龙为东,玄武为北。古代的人是要避免把宅门东开和北开的。有句俗话:“人只有倒霉时,门才朝北开。”山东东北部地区乡村,民居院门一般向南开,院内正房坐北朝南,但院门不可正对堂屋门,否则会说南火、北水相克,犯忌。此说甚至兼涉门、窗的位置关系,所谓“门对窗,人遭殃;窗对门,必死人”,院门或南屋门与正房窗相对,也是大忌。 关于门还有很多说法,比如,宅院大门的位置,比左邻右舍向前凸出,旧时称为“压人一头”,据说这样能够得阳气。建房者不免希望“压人一头”,此院凸一点,彼院凸一些,大门的前凸使得街巷胡同难成直线,造成弯曲凹凸的景观,倒也有趣。 北方的四合院,院门通常不开在南北中轴线上,而是设于东南。这称为卖门,源自风水说。大门不取正中而开在左侧,民间有个说法,叫做“横财到手”。所谓横者,大约是指大门的位置做了垂直于中轴线的横向移动。旧时相宅法常用的“大流年法”,将院落按九宫格划分,除中间~格以外,周围八格用八卦按方位标定,再以开门的方位为坐宫卦位,从而得出宅院中不同方位的大吉、次吉、小吉、小凶、大凶的区别。以此方法推算,院门处于龚位占了小吉,而院中正北的处在坎位上的主房,恰占了大吉。从风水意义上讲,是上好的选择。《阳宅十书》说,“坐北向南开巽门者,水木相亲。若修一、二、四层及离、坎二方房高大,发富贵,子孙万辈兴旺”,这都是开门的讲究。 要说最重要的还是这大门的尺寸,‘宁与人家造十坟,不与人家修一门’说的就是这修门的难,分毫之差,生死之别。说到门的尺就先要从这‘鲁班尺’说起。 ‘鲁班尺’和‘丁兰尺’合称‘阴阳尺’。‘鲁班尺’为阳尺,用与量阳宅建阳门。尺长是曲尺的一尺四寸四分,一尺在手关键选寸,上有八寸——財、病、離、義、官、劫、害、吉,財義官吉四者爲吉,病離劫害四者爲凶。每寸又分四小格,有四种意义各主吉凶,用红黑字标明,红为吉,黑为凶。工匠們說,做門採用這神尺上的吉寸,會光宗耀祖。這尺,又叫門光尺,或叫門尺、門公尺,還稱八字尺。 ‘丁兰尺’又称‘阴尺’,尺长是曲尺的一尺一寸八分,主要用于建造坟墓或奉置祖先牌位及神位时,据以测量,并定吉凶。上分十格,每一格又分四小格;其十格,各印有代表吉凶之数。分别是,“丁”:福星及第财旺登科。“害”:口舌病临死绝灾至。“旺”:天德喜事进宝纳福。“苦”:失脱官鬼劫财无嗣。“义”:大吉财旺益利天库。“官”:富贵进宝横财顺科。“死”:离乡死别退丁失财。“兴”:登科贵子添丁兴旺。“失”:孤寡牢执公事退财。“财”:迎福六合进宝财德。 孙为民现在用的就是‘鲁班尺’也就是阳尺,他一边小心的丈量,一边给王胖子讲起了这‘鲁班尺’的用法和讲究。 (先到这吧,不知道大家想不想学这尺子的用法,想学我就下章讲讲,不想学我就直接带出后话,大家不要觉得老头乱编就好,这门的尺寸可不是随便开着玩的,真的是很有说法,好了我去休息,大家明天见,明天还要引出厌胜之事,大家也早点休息吧)

本文由金沙990.am发布于金沙990.am,转载请注明出处:现在孙为民就是要量此‘凶门’,王胖子站在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