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听到好友欣染提到周以南时,  鸿钧在一个房

一见倾心
  午后,蔚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阳光明媚的洒在车窗上,鸿钧的心情也如这晴朗的天气般,明媚,潇洒。
  鸿钧在一个房地产集团做销售,因为他工作努力,又具才华,年纪轻轻就被提拔成了销售部门的总经理。而今天是他上任的第一天,真可谓精神饱满心情爽,如鱼得水在职场。
  一路上,他手握方向盘,哼着小调,开心的向单位奔去。一举一动间便流露出那种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气质。睫毛轻轻颤动着嘴角微微轻抿抿出一道优美的弧度闪着粉嫩的光彩。到了十字路口,红灯亮起,他稳稳地停下了车,安静的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流涌动。突然,一个年轻女子,手捧着一大堆的文件,脚上穿着一双棕色的高跟鞋。一不小心摔倒在他的车前。鸿钧一个箭步冲出车外,将她扶起。她的眼中充满了焦急的神色。原来,这名女子叫欣然,她正巧也是去鸿钧所在的房地产报到的。她还有一个乖巧伶俐的妹妹,要不是妹妹非要和她一起练瑜伽,也不至于上班迟到。今天是她第一天上班,却意外遭遇了这样一件事。得知了事情的原委,鸿钧将她扶到了自己的车上,一路向单位绝尘而去。。
  他看着她的侧脸,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不由得心中荡起一片涟漪。而她看他俊朗的面孔如雕刻一般,五官分明。心中也不由得有一种小小的悸动。两人就这样在车上谁也没有说话,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
  
  芳心暗许
  “你是怎么回事?连着两个月一套房子都没有卖出去,如果你在这个月中还是没有业绩,那趁早卷铺盖走人!”上司的话像是一盆冷水,浇到了欣然的头上。是啊,自己可能真的不适合这份工作吧。哎。
  正想着,“怎么了?欣然。我今天又加薪了。晚上请你吃饭吧”原来是鸿钧笑着向自己走来了。看着他兴高采烈的样子,欣然的心里五味杂陈。只好将自己的委屈告诉了鸿钧。
  鸿钧得知后,不以为然的笑笑说“傻丫头,没事的。不是还有我吗".说完,牵着她的手走进了酒吧。
  他向自己所有的客户和朋友介绍了欣然,说她是自己的女朋友。欣然不由得愣住了,他这是在向我示爱吗?可是他从来都没有上说过喜欢我。她转身想要离开,不想接受这一份施舍的爱情。突然,鸿钧从后面揽住了她的纤腰。从口袋中,取出一个细致精巧的小盒子。掀开盒子,一所前所未有的光芒绽放开来。他走到了她的身前,单膝着地,深情地说“嫁给我,好吗?欣然,我要让所有的朋友为我作证。我爱你”。
  欣然的杏眼中含满晶莹的泪水,她觉得此时此刻是她最幸福的时候了。其实她早已经对眼前的男子芳心暗许了。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和他能不能配得上。而现在,终于心想事成了,她觉得自己就像做梦一样。但是,这样的梦好像来的太早了些。她还是转身离开,留下了他在身后悲哀的呼唤,呼唤。
  
   步入婚姻
  虽然欣然没有答应鸿钧的求婚,但是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在工作中,他总是发动自己的能力默默地帮助她。他知道,如果告诉她真相,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在鸿钧的默默帮助下,欣然的业绩步步高升。她觉得自己还是有能力胜任这份工作的。不由得很开心,可是,为什么鸿钧来找她的次数越来越少了。难道他真的伤心了,不再理自己了吗?想到此,又不由一阵悲哀。
  有一天,欣然在与一个客户谈判的时候。那个客户不小心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欣然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鸿钧不来找自己,他是不想让自己认为他给她的是一份施舍的爱。突然心中莫名的感动。她回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走进鸿钧的办公室。开门的一瞬间,她看到他正在失神的看着她的求职资料上的照片。
  鸿钧抬头,眼前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不由得愣住了。欣然笑颜如花走到了他的身边。问“上次的求婚还算数吗?”鸿钧听后,眼中泪花闪动。不住的点头“算。”说完拥她入怀。
  喜鹊枝头春意闹,玉栏桥上伊人来。两个相爱的人儿,手挽手,肩并肩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飞来横祸
  从此,两人幸福的走到一起。携手共看夕阳西下。并肩向往美好未来。
  好景不长,许是苍天嫉妒有情人。有一天,鸿钧需要加班,欣然下班独自回家。想象着回家后做他最爱吃的红烧肉,想着他每次吃红烧肉时的馋样,不禁莞尔一笑。
  虽然他们没有在一起,可是鸿钧的心里一直惦念着欣然。不知道她到家没有,正想着突然头有些眩晕,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他急忙给欣然打电话,可是不知为什么手机却关机了。
  欣然正边想边走着,突然一辆大车飞驶而来。她吓坏了,一时间竟然忘了躲避。转眼,车过,人倒。血落。
  鸿钧给欣然打不通电话,心想不妙。急忙往回赶。果然,在回家的路上围着许多人。他疾步向前,眼前正是自己心系之人。他狂怒的喊着“快叫救护车,快救救我老婆。”欣然看到鸿钧,强忍着剧痛扯出笑靥。她说“老公,别急。不要为我担心,你一定要幸福啊。我爱你。”
  当鸿钧将欣然送到医院的时候,欣然已经无力回天,香消玉殒了。鸿钧仰天长啸:苍天为何如此待我!让我与心上人阴阳两隔。
  
  借酒消愁
  鸿钧失去欣然,如同失去了自己的灵魂。他从此一路消沉,不再上班,不再关心尘世的一切。他多想随她去。日夜思念着娇妻的笑颜如花。你怎么忍心?如何舍得留我一人在世上。那里黑不黑,你说过最怕黑。
  这都怪我,如果我和你一起走,你就不会。想着自责塞满了头脑。他整日沉沦在酒吧里,一杯一杯的灌自己。醉了吧,醉了就不那么伤悲。
  这时候,一个女子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从眉宇间到明眸皓齿,俨然就是欣然。鸿钧一把抱住了她。哀伤地说:“欣然,欣然。不要丢下我。”
  这女子走到鸿钧跟前,忧伤的说“我不是欣然,我是她的妹妹,欣若。”说完叹了一口气。“那日你们结婚,我在外地教瑜伽,没有来参加你们的婚礼。谁知姐姐她却......”
  鸿钧听完,整个人如同虚脱了一般。欣然,你的出现,终究是我的一场梦。
  泪,顺着脸颊滑下。打在心上。失去你,怎一个哀字了得。那是剜心的痛。
  
  默默照顾
  自从欣若回来后,经常来找鸿钧。她时不时的炖鸡汤给他。安慰他,鼓励他。逝者如斯。可是活着的人还要坚强地活下去。
  欣若像他的红颜知己,不断地关心他,照顾他。给他讲她们姐妹小时候的故事。鸿钧听得时而哈哈大笑,时而泪如雨下。正如欣若所说,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在她的无微不至关心下,他逐渐将欣然锁在了心底。但是,从来不曾忘记。
  又一天,欣若和往常一样盛着鸡汤送来。同事们都夸她长得漂亮,善解人意,劝鸿钧好好珍惜她。鸿钧恍如梦中人惊醒一般,自己接受欣若的照顾如同理所当然般,可是,自己的心中只有欣然,怎能再装下一个欣若呢?
  欣若将鸡汤放下后,转身离去。看他的表情,是那么的不自然。她的关心,他只当做视而不见。原来,从什么时候起,他就住在了自己的心里。只是,他是“姐夫”啊?她怎能将姐姐的老公据为己有。况且,他是如此的深爱姐姐的。
  
   恍然大悟
   走不进的世界就不要硬挤了,作践了自己,难为了别人,何必呢?欣若不再来找鸿钧,她将自己的心事上了一把锁。没有钥匙,绝不开启。
  鸿钧仿佛又少了什么,他的脑海中时常浮现欣然和欣若的身影。
  中午,他伏桌而憩。突然觉得有一个女子的身影向他走了过来。似欣然,亦像欣若。她如仙子一般,脸上依旧笑靥如花。她轻轻地呼唤他的名字。他起身想要抱住她。却不知该叫谁的名字。女子幽幽的说“还记得欣然归天时说的话吗?她要你幸福,她才会安心。而今,你的世界里有了欣若,你是因为放不下欣然而不接受她。其实,你已经爱上了欣若,但是你又不愿意对不起欣然。可是你知道吗?这样你只会伤了两个女子。满目河山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
  鸿钧惊醒,想起欣若对他的点点滴滴。不由得心生感慨。他起身,寻她而去。
  
  再次牵手
  他走到欣若面前,缓缓的说:“我喜欢你,可是你介意我曾经深爱你姐姐吗?你愿意接受我吗”欣若听了以后,含着泪点了点头。说“我愿意接受,我不介意姐姐住在你的心里,我和你一起缅怀她。”
  清明时节,他和她站在芳草萋萋的墓碑前,静静地望着墓碑上的照片。照片中的她依旧笑颜如花
  “欣然,你安息吧。我想我会幸福的。
  “姐,你放心。我会替你好好的爱着他的。”
  墓碑上,她的眼中仿佛溢着泪花。写满深深的祝福。最爱的两个人,祝你们幸福。
  他和她牵手离去,身后,是他们无尽的思念。   

“小薇,快点过来吃饭。”余母在餐桌前朝客厅喊道。

“嗯,来了。”明明是最正常不过的日常,为什么老会觉得有股违和感?难道是自己想太多了?

小薇边走边在心里想着,直到走到餐桌前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小薇,快点快点,化学系的周以南正往篮球场的方向走去,我们快点过去,顺便占个好位子。”

听到好友欣染提到周以南时,小薇的心跳莫名地加快起来,她知道那是悸动的声音。

小薇和欣染一起来到了学校的篮球场,坐在前排的位子上,看着喜欢的人在场上游刃有余地打着篮球,她在心里幸福地快要飞起来了。

周以南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化学系有名的高材生,又是下届学生会主席呼声最高的候选人。他长相帅气学习又好,为人谦和。这样的周以南自然成了众多女生暗恋的对象,小薇当然也不例外成了暗恋中的一员。

那股奇怪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沉寂在恐慌中的小薇根本就没发现周围的变化。

四周静雀无声,都瞪大了双眼望着周以南此时的行为。他走到小薇的跟前用一双温情的眸子目视着她。

“余小薇,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周以南用他那副好听的嗓音说出了让现场的女生都尖叫不已的话语。

心慌中的小薇被好友推耸着才回过神来。当然在众人眼里她那是惊喜过度的表现,谁叫表白的人是周以南呢!

幸福来的太突然,回过神的小薇双颊焉红,心脏狂跳不已,心中那股猛烈的异感都被她给忽略掉了。她在众多女生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点了点头。

我活着就是为了寻找那个有你生活的温暖彼岸,而你也真的在彼岸的尽头等着我——小薇语录

傍晚,亚楠和妹妹亚欣像两只欢快的云雀飞进了家门。然而,灯光下的父母却铁青着脸,亚欣不解的目光在父母和姐姐的脸上游走着,亚楠却在这一片沉寂中变了脸色……
  母亲变了音色的声音击落了沉寂:“亚楠,你和陈博宇是怎么一回事儿?!”亚楠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但她仍轻轻地却很坚决回答:“我和他,正在谈恋爱!”亚欣的双眼里掠过一丝欢喜,却又转瞬即逝,因为父母脸上的愤怒已经达到极点。
  一项木讷的父亲涨红了脸,用手指着亚楠,口中不住地狂喊:“你……你……你……”母亲尖叫着打断父亲的话:“亚楠,我和你说过多少遍,不许你在和那个穷教书的来往了!你都当耳旁风了,是不是?!”
  亚欣紧紧握着姐姐颤抖冰冷的双手,气愤地说:“妈,爸,和谁谈恋爱,是姐姐的自由……”“一个小孩子,你懂什么?!还不赶快回房间学习去!”母亲不等她说完就怒喊道。
  亚欣还要张口争辩,亚楠却制止了她,用眼神示意她回房间去。亚欣张了张嘴,还想争辩几句,看着姐姐担忧的神色,却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悻悻不快地回了房间。
  亚欣拿着书,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因为母亲的大喊大叫,撕扯着亚欣的耳膜,挑战着她的价值观、人生观,市侩自私的话语刺痛着亚欣的心:
  “陈主任的儿子有什么不好?!岁数大的男人知道疼媳妇……”
  “别忘了,你的工作是陈主任给安排的……”
  “你爸这次生病住院,还不是人家陈家给联系的医院,还垫付了医药费,整整十六万块钱啊,就你那穷教书匠的男朋友,我和你爸能指望他什么!?”
  “今天,你就当着我的面给那个……陈……陈博宇打电话,现在就分手!”
  “你还想什么啊?!不分手也行啊!你让陈博宇拿出二十万来,再买一栋楼,再给你安排个好工作……”
  亚欣不由得伸出双手捂住耳朵,可是母亲和父亲此起彼伏的咆哮却从指缝溜进她的耳朵。终于,她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猛地拉开房门,快步走出去,站在父母的面前大声地说道:“够了!爸妈,你们太过分了!为了钱,为了名利,就可以出卖亲生女儿?!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不等她说完,亚楠冲过来抱住她哀求道:“小妹,别说了!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盛怒的母亲抢前一步,抡圆了胳膊,刚想要惩罚亚欣,手机响了起来,母亲看了一眼手机,忙不迭地接通了电话,谄媚地说着:“是……是……是……陈主任说得对!都是亚楠这个孩子不懂事……哎呀……陈主任,你可不能不管亚楠这个孩子啊,这要是调到山区……对呀,陈主任,咱们是一家人嘛!您放心,亚楠肯定是您家儿媳妇啊……”
  亚欣听着母亲谄媚的讨好,气得有些发抖,她转头看向姐姐,却发现姐姐侧耳听着母亲和陈主任的通话,脸色煞白,神情惶恐不安,她忙握住姐姐的手,安慰道:“姐,你别怕!没事儿的!”亚楠机械地点着头,脸上的不安却没减少丝毫。这时,母亲已经放下了电话,挪着沉重的步子来到桌旁,瘫坐在椅子上,叹道:“你个冤家啊!我和你爸为了你啊,操碎了心!好不容易有陈主任帮忙安排了工作,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不知道感恩啊?!非得闹到这步田地?!你看不起我四处求人,看不起我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到头来,还不是你妈我厚着脸皮求人家?!”
  亚楠的身子晃了晃,泪水止不住地淌下来。母亲抬起头看着亚楠,沉声问道:“亚楠,我最后问你一句,和那个陈博宇分不分手?你要是不分手,就准备好下岗吧!看看到时候,那个陈博宇还要不要你?!”亚楠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泪水冲刷着她脸上的挣扎、愧疚和无奈,母亲看到她这样,也不免流了眼泪,走了过来,扶着亚楠走到桌旁,按着她的肩头让她坐下,声音有些温和地说道:“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亚楠把头转到另一侧,闭着眼睛轻得不能再轻的点了点头!
  亚欣的手停留在半空,诧异地看着姐姐,又看了看由怒转喜的父母,这三个原本至亲此刻却陌生的人让她痛心不已,她觉得自己一直坚守的一些东西在破碎,那些碎片扎得她的心“汩汩”地流着血。她不由得趔趄了几步,绝望地说道:“你们……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我……我为你们感到悲哀!”
  她咬着牙喊完这一句话,猛地打开房门冲了出去,亚楠心中刺痛难当,瘫倒在桌子上,哭作一团,父亲母亲劝慰着她,正乱着,门口跑来一个邻居家的小孩子,大声地喊着:“你们家亚欣姐被车撞了!你们快点去看看吧!”
  亚楠三人身心一颤,忙跌跌撞撞地跑出去,小区门口,围着很多人,有熟识的面孔,也有陌生的,大家看到三口人焦急的神情都不由自主的给他们让出一条路来,正好将亚欣瘫倒在血泊之中瘦弱的身躯撞进三口人的眼里、心里!亚楠抱着妹妹,痛哭着,听着妹妹气若游丝地呼喊着:“姐……姐……姐姐……姐……”亚欣的声音一点点消失在夜幕的黑暗里,她的嘴唇渐渐连蠕动都停止了,看到这里亚楠的心如刀割般疼痛,她用颤抖的手去按住妹妹脖子处的出血处,却怎么也止不住血,她慌乱得不知所措,声音嘶哑的呼唤着妹妹:“欣儿……欣儿……你睁开眼睛……欣儿……你看看姐姐啊……欣儿……”
  夜幕吞噬了大自然的光,仿佛要吞噬一切生机勃勃,初上的华灯把徐徐降落的初雪映衬成七彩,却无法更改她冰冷的命格!亚楠拉着救护人员的手,跪在地上祈求着,救护人员无奈地解释着,母亲、父亲瘫坐在地,嚎啕大哭着……只有雪花,安静地舞着天鹅湖的舞蹈,积淀着纯净的灵魂!
  亚欣走了!
  带着父母的懊悔、带着亚楠的懦弱,却把一份永久的伤痛留在了亚楠的心中:妹妹走了,她的快乐天使失去了欢笑的翅膀,失去了灵动的生命,失去了整个人生!亚楠慢慢抬起头,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溢落,那泪里有伤心、有难过、有懊悔……
  雪,落在伤心时!   

"以南你要带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什么地方这么神秘?"。

"不要着急,很快就到了。"听到这样不满的抗议声,周玉的嘴角不禁勾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显然是心情大好。

"嘎"的一声,周以南停了车。

"小薇到了。"

他们站在一处河畔的堤上,河坡上面盛满了绿草,这时正是夕阳西下时分,流淌的河水被金色的寂静笼罩,远处的建筑都披上了晚霞的彩衣,天空里洁白的云朵也变得火一样丹红,不远处也传来了孩童嬉笑的声音,整个堤岸显得孤单又鲜活。

"好漂亮的夕阳,我好喜欢。"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这里,我应该早点带你来的。"

"以南,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就是忽然有一天头脑非常清晰地来到了这里。"

"你没骗我?"

"嗯哼,当然没骗你。"

周以南转过身来认真地对小薇说道:"我一直觉得我的生命里缺少了很重要的一部分。从见你的那一刻我就对你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后来才发现这是上天在提醒着我需要找回的那部分近在眼前。"

小薇娇羞着低下了头顺势把脸埋到了周以南的怀里,嘴角微勾闭上双眼享受着此刻的幸福。突然她猛地睁开了双眼,然后用双手痛苦地抱着头。

脑海里竞出现了一个女孩惨死在血泊中的画面,她在周以南紧张与慌乱的神情中昏了过去。

小薇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只是梦太长了,她疼痛的脑袋根本记不清楚。隐约记得在梦里她好像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只是妹妹后来怎么样了她又不记得了。

"余小薇,余小薇......"

是谁在叫她?迷糊中她听到有人在叫她。

"余小薇,你是时候该回去了。"

"你是谁?你要让我回哪里去?"她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

"我是这个世界的神,你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既然你来这里的愿望已经实现,那么现在是你该回去的时候了。"

"你胡说,我本来就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根本就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那影子无奈地往小薇的身上抛洒了一束光团:"你现在应该明白了。"

一幕幕片段在小薇的脑中播放着,以前梦中不模糊的情景此刻再清晰不过,画面最后定格在一个男孩悲伤痛苦的脸上。

"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看的是不是真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吼完之后的小薇用双手捂着脸颊无力地跌坐在地上,肩膀一抖一抖的。

良久她才呜咽地问道:"如果我不回去会变成什么样?"

"当初你对周以南的痴恋太深,这股执念致使你破开了空间的屏障来到了这个平行世界,也可以说周以南是你来到这个世界的媒介。如果你不回到你原本的世界,那么为了维持这个世界的平衡周以南就会替代你消失。"

"不可能,不可能,这些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她撕心裂肺地喊着。

"小薇,小薇,你醒醒。"

感受到有人在呼唤着自己,小薇努力的挣扎着,想要从那个梦境里逃脱出来。梦里的东西都是假的,假的,只要自己醒过来就好了,就会没事了。

终于见到了光亮,映入眼帘的是周以南那张帅气又略带憔悴的脸。看着眼前的周以南,小薇的泪水怎么也止不住。

"小薇没事了,没事了。"周以南心疼地把小薇搂在怀里安慰着。

本文由金沙990.am发布于金沙990.am,转载请注明出处:听到好友欣染提到周以南时,  鸿钧在一个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