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王越想就越气,名额大部分都被老汪的下属和

  老王和老汪从小一起长大,是最好的哥们。老王淘气学习不好,高中没考上就回到他加开的废品收货部干活去了,老汪个子小心眼活,考上了大学毕业后考了公务员,公务员这个职位没钱没人难以上升,老王就说了:“老汪呀!你别担心,要钱哥们这有,你只管拿着用。”
  老汪也不客气,用他一万块送礼生成了小科长,官位不大,但是能说上话,一句话的事,老王家就成了扶贫对象,废品收货部也不必上税,还会得到政府部门的特别照顾,买卖更好了。
  转一年老王给老汪拿起了十万,老汪用这十万送礼当上了秘书长,这职位好,管的地方也多,当上了秘书长之后,老汪说:“老王,你别干废品收货部了,哪能挣几个钱,你弄点人干点工程,再在紧俏的街上开家舞厅,这年头就这两样来钱快。”
  老王立刻开始行动,一年过去了,老王成了城里的首富,他拿出一百万给老汪,老汪用一百万买了个市长,从此这个市成了二人的天下,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人开始暗暗查起老汪来,老王坐不住了,他赶紧找到了检查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他这么多年受了老汪多少压榨,几乎榨干了他的所有钱财,说着他认认真真交代了这些年他给老汪的钱,当然这些钱他说是老汪向他索要的,他并不想给。
  老汪的受贿案因为老王是证词得以着实,老汪锒铛入狱,而老王依旧是市里的首富。   

老王于是下定决心,再也不借钱给别人了。

老汪是个很厉害的人。

图片 1

老汪这个人优点和弱点都很明显,但在跟他共事的十几年中,我几乎只感觉到了优点。这个人太强了。

灰熊尼桑

我入职的时候老汪是处长,当过主任助力,因为老汪比较强,历届主任对他都是又要让他干活,又比较忌惮的一种心理,所以这个主任可能会重用他,换个人可能就会把他晾一边,重用他的时候他就施展,不重用的时候就韬光养晦,老汪一直都在艰难地释放着自己的光芒。老史当一把手后是重用盛处长的,对老汪十分忌惮,尽管如此,老汪还是趁人一不留神就窜到了副主任的位置,这实在是十分难得的。老汪一当上副主任,立马就光芒万丈了,从人脉、能力及任何方面,老汪都要胜老史一筹,那时候单位只能看见老汪的光芒,老史本来就土,不管长相还是言行举止都有些猥琐,所以就完全是一种被遮掩在阴影中的状态。老汪在老史面前是一副言听计从的样子,但老汪的手下和弟兄都很调皮,都跟老史捣乱,说老史坏话,单位整个是一个容不下老史的氛围。当然这都跟老史个人能力有关,能力差,心态也差,特别害怕得罪人,后来害怕引起矛盾,干脆中层干部一个都不再任命了,这一下那些年头久想升职的人更不满意了。

老王最近忧心忡忡,他觉得每天的太阳除了升起就是落下,没什么不一样的。

老汪的强体现在几点,他非常善于交朋友,善于用人。老汪本人其实是一个不钻研业务的人,但他对下属要求严,要求别人帮他干活。他的下属对他都很忠心,因为大部分忠心,大家互相效仿慢慢都忠心了。老汪有一个特点,对下属一定会给好处,在没有职位可升的时候,就会拿金钱去奖励,所以下属干活都是心甘情愿的。老史就非常傻了,每年单位评先进什么的,名额大部分都被老汪的下属和弟兄占去,老史作为一把手明明他打分权重最高,可他不打自己人,要支持老汪的兄弟,因为怕他们闹。这样慢慢的老史其实就没什么自己人了,除了盛处长和那个女处长。老汪对自己弟兄很照顾,外人还很难进他那个圈子。

他站在阳台边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后缓缓吐出,紧皱的眉头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舒缓下来了。他叹口气,都一个星期了,那家伙什么时候才把那一万块还过来呢?

老汪交朋友的方式除了用单位的奖励机会,他自己还特别大方,每次单位有人结婚生孩子,不管有没有请他,他的红包一定是会到的,老史这方面就没有一点儿觉悟,还老拿领导架子,派个人去参加,个人从来不出什么钱。而单位送礼物什么的,其实人家不会把这个恩情算在老史头上。

难道只有那家伙才要养儿育女吗?只有他的老屋才要重建吗?只有他的上司需要送礼吗?

我记得我结婚的时候,去请我之前的老处长,那个老处长跟老汪在一个办公室,因为跟老汪交往少,我只请了那个老处长,并没有请老汪。结果我出来后老汪追在我身后,在没人的地方硬塞给我一个信封,说我结婚他也顾不上去了,给我随份子。信封里是五百块钱。我请的那个老处长反而没有参加我的婚礼。

老王越想就越气。

还有我怀孕的时候,肚子特别大,快要休假的时候有一天老汪在电梯间挡住了我,给我一张超市卡,说让给孩子买东西,他说:“你生孩子我也就不方便去了,这个你给孩子买点东西或者给自己买点营养品。”我推辞了一阵,因为电梯间随时都有人出入,最后还是只好拿上了。

那家伙是事业单位的,端的是铁饭碗,位置还不低,平时肯定没少敛财。怎么可能会连那一万块都要找他借呢?老王心想自己就是一个在小企业打工的小人物,这样的人来借钱也不好意思要立字据,何况平时两人也是称兄道弟……唉,这钱就这么借出去了。

后来跟别人交流,老汪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大家对老汪的评价于是就有些两极,有的人说他这是用小恩小惠来拉拢人,品格不高,而一些普通人呢,在这些小恩小惠面前其实是得到了巨大的心理安慰,觉得自己被人看得起了,有人在意自己了。

老王又吐出一口烟,夕阳像是在烟雾中游泳,一划一划啊,把老王的心绪划得一团乱。他担心了一个星期,他就怕那一万块是收不回来了。

后来单位有事需要大家给领导投票的时候每次都是老汪的票数远远超过老史,老史觉得挂不住,有一次党支部选举,老汪全票,老史差很多,他没有按规定公布票数,而是直接根据选举结果公布了人员任命,虽然人员任命都是根据票数来得,也都合法,但这个事儿还是被人匿名告了,上级领导专门到我们单位来开会,要求整改,在会上当场宣布了票数。这件事也很有意思,对结果根本没什么影响,就是一个公布票数的事儿,也有人故意想恶心老史一下。

房门“吱呀”一声开了,孩子的欢笑声还有女人温柔的叮嘱随之传来。老王回过头,看见妻儿在夕阳里笑着,小孩手里拿着新买的玩具,女人拎着一袋今天购得的物品。

后来老史连续评价不称职,被迫调走了。

哼,没心没肺的小孩,养大了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对他的父亲。还有那个老女人啊,前几天不是才刚买了纸巾吗?今天那袋子里怎么又有纸巾!

老史走了以后老汪当了一把手。奇怪的是,老汪当了一把手后反而没有做副职的时候那么风格自在了,突然就变得保守起来,低调起来,单位的乱事儿整得他也很心烦。虽然他在大局上还是能控制,但是对这种单位的长期懒散的局面束手无策,对于领导在业务上越来越高的要求有些手忙脚乱。单位人与人之间的矛盾斗争等烂事也直接提交到他面上来了,老汪看上去有些像老史了。

老王吸了一下自己犯着鼻炎的鼻子走进客厅,随手抽起几张纸巾就擤起鼻涕来。小孩子放下玩具跑过来抱住他的大腿,眨着和妻子一样的大眼睛问:“爸爸感冒了么?要吃药吗?告诉爸爸哦,我以后要当医生,这样爸爸就不会感冒啦!”

老汪采取了一些战略收缩的措施,单位业务缩减了。单位一动不动,毫无声响,借着八项规定还把员工收入减了一些,整个看上去有些灰溜溜的。于是单位又有一些抱怨之声。

本文由金沙990.am发布于金沙990.am,转载请注明出处:老王越想就越气,名额大部分都被老汪的下属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